新闻资讯

news
首页 -新闻资讯 -行业新闻 -市场的选择,华强北没有凛冬

市场的选择,华强北没有凛冬

发布时间:2021-12-29作者来源:金航标浏览:292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网络转载自“质量提升与技术”,支持保护知识产权,转载请注明原出处及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了解华强北的深圳人都知道,这绝不是所谓“寒冬”。

 

新年伊始,转型“美妆圣地”的华强北遭遇一劫。央视报道,深圳海关缉私局联合当地警方,在华强北破获了一起涉案金额高达6亿元的化妆品非法走私大案。



在此次打击走私案中,华强北的明通、曼哈美妆城是重点场所,将对店铺进行了严查,几乎所有的美妆店铺都关闭了。

 


事件发生后,旁边商城的美妆店铺也惊慌失措,纷纷关门,连夜把货运走,甚至匆忙间还发生了严重的事故,一名搬货小哥,因意外而死亡。

 

之所以说,这不会成为华强北的“寒冬”,是因为三十年来它经历过数次浴火重生。


直到今天,华强北一直都是城市的中心,始终占据中国商业的c位。



01

首次蜕变



华强北的故事,还得从1979年说起。

1979年,粤北兵工厂迁入深圳,取名华强,寓意“中华强大”。工厂附近的一条道路便以公司为名,称为华强路,华强北的名字就此生成。
 

 ▲80年代的深圳华强北


当初,发展国防工业、电子工业是深圳的主旋律。一出生,电子与科技的血脉就开始在华强北流淌。


那是群雄逐鹿的华强北初期,很多怀揣深圳梦、财富梦的人们蜂拥到华强北,正是这少数先知先觉、敢吃螃蟹的人迎潮而上,创造了一个个财富神话。


1985年,深圳电子集团公司的成立,为华强北成为电子元器件中心,打下了地基。

 

1988年3月,赛格工业发展大厦一楼的一小半区域被分隔开,变成了1400平方米的赛格电子配套市场。

 

 ▲初见雏形的华强北


虽然人们习惯用“电子市场”定义华强北,但事实上,90年代的华强北已经形成了一个多元化的商圈。

 

1994年,华强北[敏感词]家大型购物商场万佳百货开业,而后女人世界、曼哈商城、铜锣湾百货、顺电等各类专业主题商城纷至沓来。那句标语“把万佳带回家”,当年的让华强北人体验到真正的城市生活。

 

从工业区到商业区的全面升级,不仅让华强北实现了原始积累到[敏感词]次蜕变的快速演绎,也让华强北在淘汰落后产能的历史性危机中,转危为安,获得新生。



 ▲80年代的“一米柜台”

 

重生之后的华强北,基于深圳靠近香港以及口岸优势 ,成了国内最早的手机市场,也成了草根逆袭的沃土。


一度,华强北流传着“一米柜台走出五十个亿万富翁”的传说。在当时的深圳人看来,只要一踏进华强北,就能听到数钞票的声音。

 

商人谢嘉鹏19岁便实现了财务自由。说起当时具体收入,赚钱到手软的谢嘉鹏说,“没什么印象了。”只记得当时,他需要每天将四个店的现金收入用纸箱装着,再集中成一个大箱子,用板车拉到门口的中国银行存钱,单日一笔交易都是过10万元。

 

简单、粗暴、高效,这就是典型的华强北创业模式。被誉为“深圳主义者”的出版人南兆旭说,华强北代表了深圳这座移民之城上千万市民对幸福、对财富、对事业无穷尽的追逐,对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法则的尊重和遵循。

 

 1998年,马化腾在华强北创业。



02

“山寨”之灾



繁荣的市场下暗藏着野蛮生长的混乱,这就当时的华强北。起初,人们还意识不到,华强北即将迎来一场劫难 。

 

在 2003年以前,华强北人可以造收音机,造MP3,却很难造手机。不过,这种技术壁垒很快就被台湾的一家企业打破了。2003年联发科推出了[敏感词]款单芯片手机解决方案,让手机的生产门槛和成本大幅降低,在深圳催生了无数小规模手机厂商

 

凭借着完整的电子产业链,华强北迎来了它最疯狂的年代。从香港来的水货,和本土产的山寨货,逐渐成为最抢手的玩意儿。

 

以至于,很多人称深圳为“寨都”,“山寨”的“寨”,这个称呼正是来自与华强北。


 

很多生产仿制品的生产商不敢在手机上署地名,只能印上“SZ”两个字母,久而久之便喊成了“山寨”。

 

每逢3·15必被查,成了华强北人心照不宣的秘密。2011年,华强北迎来了[敏感词]的“大扫荡”。

 

住在深圳华强北桑达雅苑的强哥依然记得十年前那场“手机雨”。当天中午12点左右,不少人正要外出吃饭,忽然间漫天的手机就从天上掉了下来,密密麻麻的手机不断往地上冲,有的砸向了停放在楼下的汽车,就连人行道的铝合金栏杆都被砸出了坑,地上尽是红色碎片。

 


华强北山寨帝国的倒塌,“砸死砸伤”了无数人。

 

网上流传一个很火的视频:一个破衣烂衫的流浪汉,在华强北街头转圈圈。

 

大家叫他“手机小王子”,本名陈金陵。16岁跟随亲戚来到华强北,趁着凭借经商天赋和大胆投资代言某山寨手机,三年时间身家过亿。但由于版权问题,他的命运急转直下。扣押、罚款、牢狱之灾接踵而来。


没人知道他究竟是真疯,还是假疯。只要给他一根烟,他就开始爱的魔力转圈圈。

 

据说在最得得意的时候,他常跟朋友去的士高喝酒跳舞。而他最喜欢的舞步,正是转圈。

 


03

改造之变



2012 年地铁封路,人们更直观地感受到华强北衰落了。四年封街,人们似乎淡忘了它的样子,只是偶尔在新闻报道中看到它的近况。

 

2015年,时任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福田分局华强北所所长的林伟东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华强北所所辖范围的商场最近几年出租率都在下降,[敏感词]的只有30%,没有一个商场的出租率是100%。

 
 

▲华强北封街改造完毕,2017年重新开放。


一直到2017年初,华强北封街改造的挡板被拆除,才完成了它的第三次劫后重生。


一方面,在地铁修建完成之后,政府有意将华强北从传统的档口式经营转型为大型卖场,扭转山寨的形象为品牌门店的展示;另一方面,针对华强北灵活的电子产业供应链,企业主们也希望能给如今的创客群体带来帮助。

 

于是,在这四年中,海内外的创客逐步在华强北安营扎寨。100多个国际创客团队先后来到华强北,把他们的创意变成产品,然后在美国、欧洲、东亚的融资平台进行融资,之后再回到深圳进行工业化生产。

 

曾经这个亚洲[敏感词]的电子元器件交易中心和手机交易中心,确实还活着,只是那个英雄不问出处,野蛮生长的年代,已经不复存在。

 


和全球创客的热浪同步,华强北的转型再次朝着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当年,谁也没想,“硬核”华强北如今成为了“美妆圣地”。


明通化妆品市场的许多店主在华强北20多年了,做了20多年的手机,手机现在赚不到什么钱,这两年开始转行做美妆。
美妆崛起的核心是渠道,关键则在于走量,不但档口多,单店的销量也很高。华强北的美妆市场还是以价格取胜,在采购、运输、税费方面有较大的压价空间,这样算下来基本上同样在官网买一件的价格这里可以买到两件或者更多,之前冷冰冰的“直男”电子市场现在终于有“女人味”了!


从中国电子[敏感词]街,到现在全国有名的进口美妆市场,从卖山寨机到原创科技品牌,与其说华强北一直在转型,不如说它持续在进化。


激荡四十年,华强北始终以积极的姿态面对各种变数。它原生态的丛林法则、自由的市场精神、敢为天下先的勇气,这些华强北的基因就这样深嵌在深圳的灵魂中。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网络转载,支持保护知识产权,转载请注明原出处及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